設置

關燈

第八章,陌庭

    這些被雲忘歸打敗,被困住和捆住的瀚兵,對於百里若繁來說,就像是砧板上的魚肉,任人宰割。一筆閣 m.yibige.com

    雲忘歸過來時一把奪了百里若繁的劍,百里若繁也不留戀那把守凰劍,見守凰劍被奪去,立刻順手拿起地上被瀚軍落下的兵器。

    也不與雲忘歸正面交鋒,只是毫無感情地用瀚軍的兵器取走瀚兵的性命。

    「你這個女人,小小年紀,怎麼心腸如此狠毒,早知道我就不救你了。」

    百里若繁沒有回答,只是埋頭殺人,雲忘歸雖然實力在百里若繁之上,可他無法阻止一個瘋狂的女人干瘋狂的事,尤其是一個不顧一切的女瘋子。

    從雲忘歸於瀚軍交手之中,百里若繁就知道,這個少年不過是一個心慈手軟之人,他不會傷及那些瀚兵半分,自然也不會傷及她一毫。

    所以她無所顧忌,哪怕面對着這個少年直指她的劍刃她也毫不躲避。

    果然,她賭對了,在那把劍離她只有半指的距離,那把劍就避開了她。

    她無所顧忌地貼着那把劍而過,手中的劍狠厲而快速地插入一個被綁着瀚兵的心口。

    「你……」雲忘歸從來沒見過這樣肆無忌憚的人,哪怕那些冷血的殺手,在致命的一擊之前也會本能地躲避,可這個人,仿佛是地獄裏歸來的殺神。

    她,此刻只為殺人而殺人。

    待百里若繁把這裏的瀚軍都殺了,她也支撐不下去,倒在一大片屍體之中。

    「公子可知我是誰?」

    「寒州戰場上大名鼎鼎的女殺神,從三年前起,那年我十歲第一次殺人,就一個人殺了幾千人。」

    「公子可知這些人是誰?飲川王軍賬下的神行營,半個月前他們好有幾千人,聲勢浩大的追殺我,可惜半個多月過去了,就只剩下之些了。」

    「忘了告訴你,飲川王軍最是護短,他們的飲川王常默要是知道你,你以為你會安生嗎?我知道你可能會不在乎,但你是我的恩人,我在死前替你解決了這件事,算是報恩了。我和常默本就不共戴天,很快我就要死了,他可報復不了我。」

    「不要用這幅為我着想的藉口殺人,你不過是為了報復這些人,或者說是你自己殺心太重,所以才殺這些人的。」

    「我承認我有自己的私心,可你呢,你剛才明明可以殺了我,這樣我就不可能再殺這些人。」

    「可你卻在最後關頭因為自己的仁慈而偏轉了劍刃,說到低,雖然你沒有動手,但這些人的死,也是因為你。」

    是呀,要是他不管這等閒事,也許這些瀚兵應該完成了任務,百里若繁本就快死了,救或不救,她都會死。

    可惜卻因為自己的插入使這些瀚兵死於非命。

    「戰場上的事本來就是你死我活,從來沒有仁慈惻隱一說,所以林平耀的劍指向我時,我不會單純到求他們,就會放過我。」

    「就比如你,今日你插手了這件事卻放過這些瀚兵。來日,你要麼會因為今日的實力被常默招攬,然後為他沙場殺人;或是拒絕常默的招攬,承受飲川王軍無休止的追殺報復,為了活下去,你還是得殺人。還不如今日,我替你解決了這些麻煩,這樣,沒有人知道你與這些瀚兵的交戰,自然,日後也不會有這些麻煩。」

    「除了殺人,難道就沒有別的方法了嗎?」

    「有呀,就是封住這些瀚兵的口。」

    「那你為什麼還殺人?」

    「為什麼?因為我相信死人的口是最牢靠的。」

    「我承認我殺人不全是因為你,還是因為仇恨,因為我不想把這樣一個天才推到瀚軍的視野之中。」

    「你好自為之,就當我沒有來個這裏,也沒有救下過你。」

    雲忘歸無法理解百里若繁的做法,他看着這滿地的屍體,在剛才那場死亡收割中,就連瀚軍的隊長林平耀,也被百里若繁輕而易舉地結果了性命。

    這些人

相關:被反派圈養的女人 洪荒一隻鳥 狐妃追愛,九王快點逃 接近我的人都彎了[快穿] 我們扯證了[娛樂圈]gl 
語言選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