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
關燈

第七章 詭譎案情

    筆神閣 www.bishen8.com城西的劉員外家,是十分氣派一幢大宅。讀字閣 m.duzige.com吊角雕花,白牆黑瓦。門上兩旁虛柱蓮華蓬五層,還有鏤空的撲灰雀替一對。

    整個氣氛中透着繁華與腐朽,更參雜幾分詭異。

    下了車。

    男主首當其衝走進去查看。

    女主緊隨其後,那跳動的米黃色衣裙與陰沉的大宅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
    宋瑤眨眨眼睛,轉頭跟上孟緣之的腳步,孟緣之走她走,孟緣之停她停。

    孟緣之心中雖覺奇怪,也不甚在意,跟在女主身後一同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這大宅烈日下都彌散着一股子陰沉味道,隱約還有血氣。

    【叮!檢測到劇情進度:1%】

    「在這裏!」裏頭的徐清流大聲喊道。

    幾人忙跑走過去查看。

    只見大宅的堂屋裏,橫七豎八擺着好多屍體,不過大都是身穿錦袍的主人家,沒看見什麼丫鬟僕婦打扮的人。徐清流抽出長劍,用劍挑開表面幾具屍體。

    果然是頭身分離!

    脖頸處被長索狀事物絞斷,切口很是齊整。表情都停留在驚訝,眼珠暴突,看來是瞬間被殺死。

    宋瑤心下瞭然。

    魔修宋子玉的本命武器就是一把鍍銀長鞭,換作「烏骨鞭」,傳言是用上好的玄鐵鑄造,鞭上密密麻麻佈滿堅硬的倒刺,瞬間可取人頭。

    但隨即,徐清流在剛才的錦衣屍體下,又發現了幾具其他的屍體。

    這其他幾具屍體與方才表面上的幾具不同,都着平民老百姓的粗布衣裳,不過身子只剩下半截,更別說頭顱,有的甚至還就留着腿了。

    他們的傷口很奇怪,是類似於撕裂傷,有些像被野獸撕咬過的痕跡。

    男女主開始查看起堂屋內的情況。

    無論是幾具屍體上的首飾財物還是屋內的金鑲玉盆,青瓷花瓶,都放在原地,絲毫沒有被動過的痕跡。

    徐清流蹙眉,盯着那橫七豎八的屍體,手指有一搭沒一搭地在劍身上敲擊着,很明顯是在思考。

    「會不會是復仇?」

    女主踱步走到一旁,低頭看着這些無頭屍體,神色略略有些噁心。

    孟緣之沒說話,只是半蹲在旁邊認真盯着斷頭屍體的傷口。宋瑤見此遂輕聲走到他旁邊,悄悄問:「師弟,你認為呢?」

    孟緣之微偏過臉看了一眼宋瑤,淡淡道:「應該不是妖怪殺的。」

    「不是妖怪殺的?孟師兄何以見得?」遠處的女主聽到孟緣之的回答,面露驚訝,小跑過來,問。

    「師妹你看,」孟緣之看着女主,面色微微柔和,伸手指着那傷口的斷面,「書上記載凡妖怪殺人,不過三法,一是獠牙利爪,二是法術詛咒,三是陰寒毒液,而這些屍體的傷口斷面,卻都是被人用鞭子繩子樣的東西絞下來的。」

    「傷口斷面找到的,」孟緣之用帕子在屍體斷面處夾起一根銀白色的刺,「不是活物能有的刺,應該是硬物鞭。」

    旁邊聽了一路,又真知道兇手是誰的宋瑤心裏開始有些佩服孟緣之。

    他的確是猜得八九不離十。

    【叮!檢測到隨機任務:查找院子尋蹤跡(01)】

    宋瑤遂也不留在原地,抬腳在這大宅中轉悠起來。

    她從堂屋的帘子後走到長廊上,發現好多地方都是雕花鑲金,翡翠玉石,好比一間黃金屋,感嘆着劉員外家底深厚,修的宅子是比他們宗門還要氣派,忽聽見耳旁傳來一陣低低的哭聲。

    嗚咽着,淒涼又悲傷,低低如同冷蕭奏,哀怨綿長又似吹笙。她背上猛然起來一層寒毛,忙朝後背望去。

    不是魔修宋子玉殺的人嗎?怎麼,怎麼還

相關:女神的布衣兵王 春秋儒俠 我是白衣少俠 蠱真人 五魂破天 
語言選擇